会议释放超重磅信号!如何影响A股投资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8-11-01 浏览量:

华泰宏观李超团队:六个稳定越发重要 去杠杆逐渐弱化


10月政治局会是7月政治局会观点的延续


中央政治局在7月31日分析半年经济形势中指出,下半年,要保持经济社会大局稳定,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并提出六个稳,即要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大家当时判断,下半年政策以稳为主,预计去杠杆逐渐弱化。这次政治局会议强调高度重视经济下行压力,增强预见性,并再次强调六个稳。大家认为,10月政治局会是7月政治局会观点的延续,政策将继续聚焦稳字,力度可能会有所加大。


当前经济稳中有变,稳增长逐渐成为政策重点


本次政治局会议指出,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部分企业经营风险有所暴露。大家认为,一方面我国经济正在经历动能切换,从中期来看,经济增长中枢可能逐渐下移;第二,外部环境也在发生变化,全球经济弱复苏的预期可能逐渐被证伪,而中美贸易摩擦等变量仍可能给经济增长带来负面压力。未来稳增长将可能逐渐成为政策重点,基建投资仍是重要的需求侧对冲工具,未来如果经济下行压力继续加大,大家判断也有放松一线和部分二线城市地产调控政策的可能性。


企业经营困难,尤其是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问题仍会有延续性政策


会议要求,要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促进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研究解决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大家认为解决中小、民营企业融资问题成为当前的政策重点之一。政治局会前,已有信号显示出决策层对民企融资问题的重视,前有一行两会高层领导集体发声表态,后有央行具体政策落地。10月22日,央行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撑工具支撑民营企业债券融资。同日,央行宣布再增加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1500亿元,支撑金融机构扩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信贷投放。大家认为,未来多种政策工具将共同作用化解融资问题,特别是在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问题方面,可能仍会有延续性政策出台。


资本市场也成为重要关注重点


会议提出,围绕资本市场改革,加强制度建设,激发市场活力,促进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近期股市有所回调,投资者情绪较低。会议专门提到资本市场建设,体现了对激活流动性的关注。此前,一行三会纷纷出台纾解民企债务风险、促进证券市场改革等政策,大家认为市场的政策底正在形成。


四季度亮点是进口博览会和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活动


会议要求,要抓好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活动和举办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大家认为,四季度的亮点正在于此。11月5日-10日中国将在上海举行首届国际进口博览会。年初以来我国一直主张以开放的姿态去解决贸易摩擦问题,扩大进口依然是今年的政策主题。大家预计此次博览会将拉动进口,进一步优化我国全球贸易格局。另外,贸易摩擦有望加快对外开放的步伐,叠加上改革开放40周年因素影响,大家认为市场较大机会在于对外开放方面。而真正的政策性利好仍需中央全会的层次释放,在改革开放领域有更加实质性的举措。


看好利率债和城投及基建相关领域


当前经济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本次政治局会议继续强调六个“稳”字,大家认为六个“稳”字将越来越重要,去杠杆则会越来越弱化,如果两者出现矛盾,将会更加服从以稳为主的政策基调,因此大家认为货币政策将持续宽松,年底左右降准的概率仍然存在。基本面下行压力加大及货币政策持续宽松的情况下,大家继续看好利率债表现,预计本轮10年期国债收益率底部可能为3.3%。今日国办发文再次强调基建补短板及保障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合理融资功能,因此债市大家仍继续看好基建类城投债,权益市场与基建相关的主题板块也可能将迎来一定投资机会。


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


政治局会议释放的7大信号


和7月一样,10月的政治局会议,在月末最后一天召开。3个月间,经济景气周期下行的信号愈发明确,宽货币转向宽信用的效果还有待观察,资本市场继续调整。政治局会议如何给定调,让大家期待。


相比于7月的政治局会议,总量政策方向上没有大的调整。但具体来看,仍有一些信号值得关注。


第一,对经济的下行担忧上升。


针对经济形势,延续了7月政治局会议上“稳中有变”的说法。但在“稳中有变”之下,经济从“面临一些新问题新挑战”,转为“下行压力有所加大”。在内需回落、贸易冲突等压力之下,三季度GDP增速滑落至6.5%,10月份的制造业PMI跌至50.2,经济供需两弱的格局也更加明显了。中央层面,对经济下行做了确认。


第二,没有提“扩大内需”。


4月和7月政治局会议上,都提到了“扩大内需”和“结构调整”,不同的是4月“扩大内需”在后,7月将“扩大内需”置于“结构调整”之前,以应对经济下行压力。


但这次会议上,没有再提及“扩大内需”,只是说要确保经济平稳运行。大家认为,这意味着中央对于经济下行的容忍程度可能要高于市场预期。从7月以来看也是如此,确立了基建补短板的政策思路,但并没有在地方债务监管和金融监管上做配套的实质性放松。


会议明确了当前的经济形势,是长期和短期、内部和外部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这意味着解决问题并非一日之功,也意味着外部环境深刻变化的冲击,并非依靠自己就能解决。中央会出台一些应对举措,但大家认为政策的托底力度,可能低于市场之前的预期。


第三,同样没有提及房地产。


与7月会上强调“下决心解决好房地产市场问题”不同,这次会上没有明确提到房地产调控。未来地产政策如何,是否意味着放松,还有待观察。


大家倾向于认为,政策可能并没有方向上的变化。一是前面说到的,没有再提及“扩大内需”了,对放松地产拉动内需的依赖减弱了。二是会议上提到了“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防范化解风险的任务并没有结束。当然,实际情况怎样,还需要看后续的配套政策。


第四,政策可能延续滴灌的模式,定向解决问题。


之前在制定和实行政策时,有时会采取总量方法,一刀切,实际结果与政策目标背离。7月政治局会议上,提出要“抓住主要矛盾、采取针对性强的措施加以解决”,于是后面大家看到一些积极的变化,比如严禁环保一刀切、缓解民企融资难、集中疏解股权质押等问题。


这次会议上,延续了同样的说法。未来可能在总量政策没有大变化的基础上,通过滴灌的方式,政策微调来解决问题,如民企融资、资本市场发展等。


第五,“六稳”没有变。


和7月政治局会议一样,要求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任务和顺序都没有变化,核心还是稳就业和稳经济。


7月以来,关于基建投资是否触底的争论不断。最新公布的是9月的,累计增速下跌,而单月增速跌幅收窄,政策效果并不如意。这次没有将位列倒数第二的“稳投资”提前,也没有像7月政治局会议上提到“加大基建补短板”,大家认为出台大规模基建的可能性较小。


同样地,这也意味着,地方债务监管短期难以放松,防范隐性债务风险仍将是下一阶段财政工作的重点。


第六,货币、财政基调不变,但内涵已不同。


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基调不变,但结合最近几个月的情况,大家认为在政策基调不变下,内涵已经有变化。


财政政策方面,可能已经从支出端宽财政,如扩大基建投资,转向收入端宽财政,加大减税力度。在提高个税起征点、落实抵扣之后,近期有不少官员表示将有更大减税方案出台。


货币政策方面,易纲行长在10月份的专访中,已经透露出了很明显的信号,货币政策将以国内因素为主。在经济下行信号愈发明确的当下,即使是主要国家货币政策收紧,预计央行还会延续当前的宽货币政策,同时通过一些定向政策,引导资金流向民企和中小企业等。


第七,重点提到了资本市场。


今年以来A股表现不佳,10月中旬监管机构开始向市场释放积极信号,也出台了不少实打实的政策,比如修改企业法放松了上市企业股票回购、允许银行理财子企业对资本市场进行投资等,对稳定股市起到了积极作用。


这次政治局会议,在最高层面明确了资本市场改革,加大制度建设。预计后续将有更多的政策落地,如扩大对外开放、完善退市制度等。这既是使股市健康发展的基础,也是进一步对外开放的要求。


落实到资产配置上,大家认为股票市场的政策底已经出现,包括解决股票质押问题都有助于市场情绪回暖,但市场底要看基本面和外部风险如何演绎,短期可能仍缺少趋势性的机会。利率债是相对确定的品种,在经济下行压力之下,并没有总量上的托底政策出台,利好债市。汇率压力并未完全释放,货币政策以国内因素为主导,本身就意味着汇率的重要性在弱化了。而大宗商品,需求超预期放缓,环保也不再一刀切,价格下行的概率更大。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